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举世皆浊我独清  

2016-10-22 14:5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昔,听教授讲解《楚辞》时,只觉得这种产生于南方、字里行间有很多“兮”字的诗集难读又难懂。一有了这个前提思想,当然就更难进一步理解其独特的意境了。如今再回顾当初印象最深的《渔父》时,已经较能理解其意涵了。

《楚辞》中的《渔父》

《楚辞》最基本的定义,是指战国时期南方楚地的诗歌作品。《楚辞》是由西汉文学家刘向筛选屈原、宋玉、贾谊等人的作品所编汇而成。东汉文学家王逸后着《楚辞章句》,这是第一本亦是现存最早的《楚辞》注本。《楚辞》中的许多篇章,例如《离骚》、《九歌》、《九辩》等,都因为作者是极有名望的屈原与宋玉,而受到大众的关注。不过,即使是现在仍无法确定作者是何人的《渔父》,一样因为内容的殊异性而倍受注意。

东汉文学家王逸在《楚辞章句?卷七》中即表示:“《渔父》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放逐在江湘之间,忧愁叹吟,仪容变易,而渔父避世隐身,钓鱼江滨,欣然自乐,时遇屈原川泽之域,怪而问之,遂相应答。楚人思念屈原,因叙其辞以相传焉。”根据历代学者的考究,《渔父》应该是楚人的作品,而非屈原之作。

《渔父》刻划了屈原与一位渔父的特殊对话: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

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屈原与渔父的对话

全文的意思主要是说,屈原已经遭到放逐后,游历至沅江一代,他一行走一边吟唱地来到水泽边。他面容憔悴,形体枯槁。渔父见到他就问说:“你不是三闾大夫吗?为何沦落到这个地步?”

屈原说:“全世界皆污浊,唯独我洁净,众人皆沉醉,唯独我清醒,所以我才被驱逐流放。”

渔父说:“圣人不会拘泥于外物,而能顺着世俗而变迁转换。世人既然皆污浊,何不搅浑其泥垢,而簸动其波涛?众人皆沉醉,何不吃食其酒糟而喝饮味不浓烈的酒?何故认真思虑、举止高于世俗,使得自身遭遇放逐?”

屈原说:“我听说才刚洗过头之人必定会弹落帽冠上的灰尘,才刚洗过澡之人必定会抖落衣服上的尘土,岂能让洁净的身体受到外物的玷污?我宁可奔赴激流不息的湘江,葬身在江中鱼儿的腹肚中。岂能让白净的纯洁,蒙受俗世的尘埃?”  

渔父微微一笑,摇划着船桨离去。他唱道:“沧浪的水清澈呀,可以洗涤我的缨带;沧浪的水混浊呀,可以清洗我的脚。”渔翁就这样离去,不再与屈原说什么。

   附: 屈原 《渔父》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
         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初读此文,只觉得是一位默默无名的渔翁与大名鼎鼎的屈原在交谈,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特殊的。如今再阅,只觉得渔父以“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两句,向屈原展示了他个人的核心概念,以奉劝屈原要懂得顺世而行的道理。

屈原与渔人:值得深思的对话

不过,你可曾想过,作者为何安排一个非文人且以劳动为生的渔人来与被放逐的屈原对话?作者安排身分阶级全然不同的两人对话,让渔父担任劝说人,动机岂不令人猜疑?

郑楚雄在〈为何渔父在中国文学上有特殊位置?〉一文中表示,身分不同的两人却能使用同一水准的语言沟通,渔翁隐然成为了某种人格特征的代言人,不过紧接着郑楚雄又抛出提问:以体力劳动谋生且知识水准低者,能够明白屈原清高孤傲的个性、兼能揭示一种生活路向吗?最后,郑楚雄在讨论了苏轼、张志等文人的作品后,于文末表示:习惯执笔来表达内心思考的文化人,有时面对“倒吊也没有半滴墨水”的平凡人物,居然也会成为被取笑奚落的角色,或对比而成为失败者,甚至成为生活目标的殷监。这体现了社会结构与运作模式所出现的不正常现象,亦令自恃有文化者无法应对。

无论作者的动机如何,屈原与渔人对立的对话,绝对展现出了充分的戏剧张力!渔翁的一番话,孤傲的屈原应该是懂得的,但是屈原与渔翁对圣人的定义绝对是截然不同的。在屈原眼里,渔翁所言的“与世推移”是属于顺应环境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压根不符合他自个儿的规矩。所有会沾污染尘的途径,屈原绝对是避而远离的。不然,屈原就不会以“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 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来回应,甚至还以“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来表明自己一丁点儿都不肯沾染尘埃、不愿屈就的坚决态度。

看屈原回应地如此毅然决然,或许有人会觉得他思绪与行事有些过度“洁癖”了,但这就是某些名扬千百世的古人以实际行为坚持理想,并受到后世敬仰的根本所在了。

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有自己的一套处事原则,当他人会开始对你提出建言与劝说,那就是与你的某些观念有所不同,互有牴触,若是听进了劝言,而令言行举动有所更改,那就是部分原则仍是介于可以转换的境界。被后人敬称为爱国诗人的屈原,不愿合乎世俗、随波逐流,就是因为他坚持真理的信仰无法移转,才会在没有转圜余地的情况下被放逐在外……

若是屈原穿越时空,来到现今社会中,不知道他是否仍能一如往昔地坚持下去?若是换我们穿越时空,置身于屈原与渔翁的那个场景中,立居于第三立场的我们,又能给予屈原什么样的最佳建议呢?还是说会想认同渔父所言,与之一同劝屈原呢?亦或是想肯定屈原的坚持不懈,给予他赞声与喝采呢?无论现在是否思量出了结论,这真的是立身于世之人都该仔细思索的人生课题!

参考资料

屈原等着;黄寿祺、梅桐生/译注《楚辞》(台北:台湾书房,2008)

郑楚雄〈为何渔父在中国文学上有特殊位置?〉(郑楚雄网页)

《楚辞章句》(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渔父〉(高中国文学习网)

刘向、王逸(维基百科)

举世皆浊我独清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

 

(乙欣)

举世皆浊我独清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陵阳古镇,屈原当年流放过这里。)

 

举世皆浊我独清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

 

举世皆浊我独清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

 

举世皆浊我独清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