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东汉时期的傅燮  

2016-09-18 17:2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今人看来,东汉诸帝大多有较好的儒学修养,他们推动了政府对儒学的提倡,也促进了社会上层阶级的儒学化。国家元首带头坚持儒学,提倡仁义道德,上行而下效,这个社会显然应该成为一个国泰民安万国来朝的盛世。可惜在后世人困惑的眼中,东汉王朝与宦官外戚共始终,百年间内忧外患层出不穷,实在是个衰世。东汉的君子们应该也很鬱闷。他们读圣贤书,怀天下事;登舟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奈何各位圣主明君对此根本不予理解,朝政国事只与身边“小人”商议,地方治理也尽交给一般“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的活宝。

在东汉第十一位君主,灵帝刘宏即位后,情况似乎变的更加糟糕。这是最坏的时代。君主贪财好色,卖官鬻爵;阉人擅权乱政,货贿公行。党锢祸起,正人君子排斥一空。牧守无德,横徵暴敛民不聊生。这是最好的时代。士子铮铮铁骨,人民淳朴忠义。名士郭泰明知大厦将倾仍诲人不倦,党人张俭通缉亡命而国人争相掩藏虽死不惧。

傅燮,就诞生在这大时代。

傅燮,字南容,原字幼起。生年已不可考,从其老师刘宽在灵帝即位后回到中央的经历,及本人中平四年(187)殉难时儿子傅干年仅十三岁推断,傅燮大概与汉灵帝同龄,凉州北地郡灵州县人其家世居边塞。苍凉的劲风,无尽的大漠,造就了边塞男儿刚烈的性格和无畏的气概。西汉年间不破楼兰终不还的传奇英雄傅介子,就是傅燮的先祖。英雄已矣,时世变迁。内敛的东汉不复西汉开拓进取的雄风,想要入仕只得地方以道德察举与中央以名声辟召二法。像先祖一样凭借军功封侯的机遇,那是不可求的。然而和寒门相比,豪门在孩子的培养途径上是有先天优势的。出身凉州望族的傅燮的启蒙老师,就是拥有开府辟召掾属权力的当朝太尉刘宽。

刘宽人如其名,性格宽厚,在地方上政绩显赫而入朝执政。然而这样一位当时凤毛麟角的清官,却身处十常侍把控中央暗无天日的政治环境。党锢之祸事犹在目,刘宽每天也只是醉酒酣睡,作一个诸事不管的好好先生而已。孜孜不倦的傅燮并没有被洛阳的灯红酒绿腐蚀,这个热血少年对于老师的世故,想必是不屑一顾的。在此期间,傅燮自行将表字由幼起改为南容。(即是孔子门生南宫子容一日三复白圭的典故)。这当然不是羡慕南容空手讨了个好老婆的艳遇,傅燮嚮往古人高洁的品行,砥砺修行,讷言敏行的决心却可见一斑。在洛阳和老师相处的日子并不愉快,学业有成的傅燮回家后再也没有打过老师这一现成的门路,枉费了家人的苦心。

将成年后的傅燮察举为孝廉的伯乐乃是北地太守范津。作为20万中选一的英才,治国平天下的时机到了。再次进京之后,傅燮却听到恩人范津守丧丁忧的消息。他当即决定弃官行丧三年,以报答范津的知遇。北地傅燮这个名字就此为天下人所知。然朝中醉生梦死的衮衮诸公并非范津这样慧眼识英雄的好官,正直重义的傅燮不但不得欣赏,这种自毁前程的行为恰恰是主管们排挤讨厌鬼的好借口。

中平元年(184)在圣朝的压搾下,中原八州爆发了史无前例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面对火烧眉毛的威胁,灵帝只得强迫自己离开后宫,召集重臣开会商议对策。北地太守,名将皇甫规之侄,凉州军方实力人物皇甫嵩开出了赦免党人,开放内库园林来犒劳武装士兵的药方。在正直的宦官吕强的开导下,情知当前必须依靠凉州劲旅的灵帝忍痛予以批准。皇甫嵩亦被任命为左中郎将率军赶赴内战前线,作为北地父母官,皇甫嵩自然深知本郡名士傅燮的大名。值此危乱之秋,傅燮不计朝廷前嫌,出山担任了皇甫将军的护军司马。

金子虽被沙砾埋没,也终有闪光的一天。皇甫嵩能力高品德好而不妒贤嫉能,这样的上司是极为难得的。加以彼此都是饱读诗书,文武双全的凉州同乡,傅燮想必和这个安定人相处的十分融洽,凭借自己的文才武略,傅燮很快成为独当一面的王牌。

在这样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领导有方的政府军面前,颖川黄巾军根本不是对手。站在尸骸遍地的修罗场,这不久前还美丽繁华的街市;看到难民颠沛流离的惨状,又听闻朝中再生变故:十常侍逼死吕强,侍中向栩郎中张钧亦因劝谏灵帝罢斥宦官而被害死。深受儒家忠君爱民思想熏陶的傅燮怒不可遏,奋笔疾书上表灵帝,矛头直指宫中阉党:“臣听说,天下的灾祸不是来源于外部,而都是起因于内部。正因如此,虞舜先除去四凶,然后才任用十六位贤能之士铺佐自己治理天下。这说明,恶人不除,善人就不可能取得权力。如今张角在赵、魏之地起兵,黄巾军在六州作乱,这场大乱的根源是在宫廷之内,结果蔓延到四海。臣受陛下的委任,奏命率军讨伐叛乱。从颖川开始,一直是战无不胜。黄巾军势力虽大,并不足以使陛下担忧。臣所恐惧的是,如果治理洪水不从源头清理,下游势必氾滥得更加严重。陛下仁爱宽容,对许多不对的事情不忍处理,因此宦官们控制了朝政大权,忠臣不能得到重用。即使真将张角砍头处死,平息了黄巾叛乱,臣的忧虑会更深。为什麽呢?这是因为,邪恶小人与正人君子不能在朝廷共存,如同寒冰与炽炭不能放入一个容器一样。那些邪恶之辈明白,正直之士的成功,预示着他们行将灭亡,因此必然要花言巧语,共同弄虚作假。传播假消息的人多了,即使是曾参那样的孝子也难免遭受怀疑;市中明明没有老虎,但只要有三个人说有,人们就会相信。假如陛下不能详细辨察真伪,那麽忠臣就会再次像秦国名将白起那样含冤而死了!陛下应该深思虞舜对四凶的处理,尽速诛杀那些善进谗言的佞臣,这样,善人就会愿意为朝廷尽力,叛乱自会平息。臣听说忠臣之事主君,犹如孝子之事亲父。子之事父,怎麽能不尽心尽情呢?假使臣因为此番话而遭到诛戮,如果陛下能够有所领悟的话,那也是大汉之福呵。”

此番言论不可谓不忠忱,灵帝览阅后终有所触动,不过这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天子仍是虚心接受,永远不改。留中不发的奏表依旧例被皇帝的阿父赵忠查阅。看到了奏表内容的阿父不禁对这位小军官的胆大包天恨的咬牙切齿,无奈傅燮战无不胜,并无把柄可以构陷,赵忠不得不暂时嚥下这口鸟气。

该年十一月,目光短浅各自为战的黄巾军终于被政府军各个击破,黄巾起义宣告失败。灵帝拜最大功臣皇甫嵩为左车骑将军,领冀州牧,封槐裡侯,食槐裡、美阳两县,合八千户。而皇甫嵩手下头马,俘杀黄巾军三员悍将卜已、张伯、梁仲宁,功盖诸将的傅燮却不得侯封,仅命为安定都尉而已。不消说,这当然是下面没有了的赵公公秋后算账,只是他本拟将傅燮置诸死地。而灵帝回忆起傅燮的奏章有此预言,尚有天良不予准许而已。清流舆论登时大哗,无不为其愤惋叫屈,而傅燮感激灵帝保护,认为天下事尚有可为,毅然走马上任,傅将军的高风亮节再次名满天下。

此时天下本已元气大伤,民穷财尽,执政者宜休养生息,勤政爱民。然自以为天下已定的灵帝却故态复萌,变本加厉的卖官鬻爵,十常侍及其子弟的饕餮大口也肆无忌惮。殊不知黄巾起义已经打开了潘渡娜魔盒。暗流涌动,各地乱相四起。尤以凉州为甚。原来自从黄巾乱起,东汉政府大量抽调边防军队镇压,凉州空虚,名士边章、韩遂趁机联合羌胡群盗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组织起一隻高达十万人的叛军。这支军队勇勐剽悍,军事素质过硬,非乌合之众的黄巾军可比,政府军连战连败。凉州叛军兵锋甚至一度逼近前朝陵寝长安。

汉灵帝再次抱佛脚召开御前会议。出身凉州的名臣盖勳就曾经说过灵帝人本聪明,此言相当中肯。上一次变乱灵帝找来了皇甫嵩,这一次他把深知凉州情势的傅燮从安定召回京师出席会议。针对凉州乱事,当朝三公之一,司徒崔烈坚持一个惊世骇俗的建议:征讨叛军徒耗钱粮,不如放弃凉州!崔烈本是个精通春秋的冀州名士,这个司徒却是花500万钱向大汉皇帝刘宏买来的,其人品见识可知。朝中诸公面面相觑,无人敢言,眼看石敬瑭先生提前800年出世之际,身为不入品流的议郎的傅燮及时厉声大喝道:“斩司徒,天下乃安!”

举座皆惊。千人诺诺,诚不如一士谔谔!

面对这个身高185CM,声若洪钟的关西大汉,文弱书生崔烈不敢发怒,尚书郎杨赞却阿意上奏傅燮廷辱大臣。面对灵帝的询问,凉州男儿傅燮侃侃而谈:“西汉的樊哙因为匈奴冒顿单于冒犯中国,出于忠义激愤,要求出兵征讨,并没有失去人臣礼节,而季布还说:樊哙应该处死。” “如今凉州是天下的交通要道,负有守护国家西边门户的重任。高祖刚刚平定天下时,就让郦商去佔领陇右;武帝开拓疆土,设立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当时舆论认为这是切断了匈奴的右臂。现在,地方官员治理失当,致使一州造反,而全国为之骚乱不堪,陛下也因此卧不安枕。崔烈身为宰相,不为国家考虑如何平定叛乱的策略,反而要捨弃这块广袤万里的国土,臣实在感到困感不解!如果胡人得以居住此地,假以时日他们兵强马壮,铠甲坚实,据以作乱,这就是天下最大的忧虑,甚至会危及政权的稳固。假如崔烈不懂这一点,说明他极端愚蠢;如果他懂得而故意提此建议,则是不忠!”

汉灵帝并非白痴。当下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诏令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回镇长安,相机讨贼。傅燮此举在畏缩的东汉诸臣中无疑给了灵帝极深的印象,傅燮也因此在朝廷内外成为众望所归的名臣。眼见傅燮深得灵帝眷顾,因“讨黄巾之功”受封列侯,官居车骑大将军,受诏论定战功的赵忠打起了小九九。赵公公派亲弟城门校尉赵延暗示傅燮:“南容兄只要对我哥哥稍微意思一下,万户侯是不值一提呀。”素来耻与宦官为伍,行事正大光明的傅燮掷地有声的抛下一句话:“有功不论,这是命罢了。我傅燮怎能乞求私赏!” 摊上这麽个不识相的榆木疙瘩,赵公公骂娘不已。只恨傅燮天下楷模,明裡打击下危险係数太高,遭天下人唾骂,阴毒的赵公公暗施冷箭,整日在灵帝耳边吹风,推荐傅燮是凉人守凉的最佳人选,煳涂蛋儿子不明白坏种阿父的心思,欣然派遣傅燮出京担任汉阳太守。

汉阳郡,凉州刺史治所是凉州十二郡国中第一大郡,下辖十三县,二万七千四百二十三户,计十三万一百三十八人。叛军早就对这富裕繁荣的首府垂涎欲滴,军事形势自然相当严峻。不单如此,此时的汉阳太守正是傅燮的恩人,前北地太守范津。小人的心计总是这麽毒辣,英雄在这方面从来不是小人的对手,明知是陷阱仍要义无返顾。
和恩人交接了职务之后,傅燮大展才能,抚徇流民招徕叛羌,广开屯田,郡中列营四十馀座。汉阳军政一新,叛军不敢骚扰,形势逐渐转利。然而末世就是末世。天下都是清官,人民谁会造反?傅燮一人的力量实属杯水车薪。新任凉州刺史耿鄙,就是个溷帐傢伙。州境狼烟四起,耿刺史还以治中程球为挡箭牌大肆索贿受贿,终弄至合州怨言不断,人心思乱,不想反的也想反了!

中平四年三月, 陇西太守李相如叛变降敌。实力大增的凉州叛军发生内讧,韩遂联合另一凉州名士王国除掉同党边章、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叛军纷乱的指挥权得到了统一,其实力不减反增。而耿刺史却认为叛军元气大伤,自己建功封侯的时机已到,强令凉州还在政府掌握的六郡出兵讨伐叛军。傅燮知道耿刺史不得凉州人心,恳切劝谏:“使君您到职的时间不长,人民大多还没有受到大人的教化。贼军听说官军即将征讨,大敌当前必然会万众一心。这些边疆地区的人骁勇善战,锋锐难当。而我军则是由六郡的平民新近集合而成,上下尚未互相瞭解。万一发生内乱,后悔也来不及了。眼下至计,使君莫如修整训练部队,培养统帅的威信,做到赏罚分明。贼军看到形势缓和,必然认为我军胆怯,他们之间就会争权夺利,必然离心离德。然后,您率领已经教化好的民众,去征伐已然分崩离析的贼军,大功可以坐着等待完成!”

兴奋下早已昏头的耿鄙压根听不进去,为防止傅燮争功,这个刚愎自用的傢伙命令傅燮留守汉阳,只和一班心腹率全军裹挟粮草出发。结果不出傅燮所料,前线噩耗接踵而至。凉州政府军在陇西郡狄道县哗变!凉州别驾杀死治中程球、刺史耿鄙投降叛军!凉州司马马腾拥军坐视长官败死不救,还与叛军暗中勾结!叛军目标汉阳!朝中是昏庸煳涂的皇帝,卑鄙龌龊的权阉;没有援军,没有粮草,没有兵力,一年来得心血毁于一旦!

生死之际,傅燮默默的做出了抉择:坚守汉阳。
汉阳郡治冀县已经被叛军包围的水洩不通。傅燮登城指挥抵抗,杀气腾腾的战场上竟出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叛军中的精锐,数千来自北地郡的胡人骑兵齐齐下马叩头,恳请傅燮将军开城放弃抵抗,他们负责护送将军一家返乡!

傅燮不为所动。傅燮随军的独子傅干年级虽小,颇有才干,趁机奉劝父亲屈志免祸: “皇上昏庸煳涂,致使您在朝中无法容身。如今天下都已叛乱,父亲大人部下兵少,无法坚守孤城。既然北地同乡的羌胡素来仰慕您的恩德,愿意护送咱们弃城回乡;父亲大人应该暂且听从羌、胡人的请求,回乡讲义教学,等到将来有圣明的天子即位,再出山辅佐不迟!”
读史至此,任凭铁石心肠也会有所动吧。然而儿子的泣血之言,只换回父亲的轻声歎息:“别成啊,你应该知道我必须去死! 从前商纣王暴虐,忠臣伯夷叔齐兄弟仍然严守臣节,不吃周朝的粮食而饿死首阳山。今日朝廷虽然昏庸,也没有到达商纣王那种地步,我岂能连伯夷都不如呢?我生逢乱世,不能隐居静养浩然之气,修身养性;既然已经接受了朝廷的傣禄,还想临危避难!再说我还能到那裡去呢?我一定要死在这裡。你是个聪明孩子好好自勉。主簿杨会,便是我程婴,可以担负托孤的重任,我死亦瞑目了!”傅干无奈,痛哭之下拜别死志已决的父亲,在杨会的照顾下返回故乡。最终不负父亲期望,使自己这一支北地傅氏成为魏晋南北朝时代的一流大世族。

王国素来仰慕傅燮为人, 在叛军总攻汉阳的最后时刻仍然派前酒泉太守黄衍在城下劝说傅燮:“如今成败可知,汉朝已不再能统治天下了,时机难得。傅大人名扬四海,有意做我们的头领吗?” 傅燮怒髮冲冠,按住剑柄大喝:“你也曾是本朝大臣,竟为叛贼做说客!” 傅燮放弃了生的机会,带着仅有的士兵,冲出冀城冲进敌军,用生命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化作飞天彩虹,在黑暗的阴霾中格外醒目。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