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  

2016-05-26 16:0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第一回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但有很多红学论者怀疑曹雪芹可能同贾雨村、甄士隐一样,只是小说里一个虚拟的人物,现实里是否有其人,还是个问题。

嘉庆年间,满清皇族西清在其《桦叶述闻》中载:“《红楼梦》始出,家置一编,皆曰此曹雪芹书;而曹雪芹何许人,不尽知也。雪芹名沾,汉军也。其曾祖寅,字子清,号楝亭,康熙间名士,累官通政——”,西清也不知曹雪芹何许人,但点明他是曹寅之孙。

曹寅何许人?

曹寅(1658—1712),满洲正白旗内务府包衣,康熙年间的名臣,其母孙氏做过康熙的保姆,其妻为苏州织造李煦的妹妹。他自幼做过康熙的伴读与侍卫,生前担任江宁织造兼巡视两淮盐漕监察御史。

曹寅为人风雅,喜交名士,康熙四十三年曹寅邀请大戏剧家洪升至江宁,集南北名流演《长生殿》,一时传为盛事。他主持编纂出版了《全唐诗》,著有《楝亭诗钞》八卷,在江南地区享有极高的声誉。康熙后四次南巡皆住曹寅家,冯景《解春集文钞》卷四《御书萱瑞堂记》记载:“康熙己卯夏四月,皇帝南巡回驭,止跸于江宁织造臣曹寅之府;寅绍父官,实维亲臣、世臣,故奉其寿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厚。会庭中萱花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康熙四次南巡的接驾,使曹寅在江宁织造的任上造成了巨额的亏空。

康熙四十九年,康熙在曹寅《奏进晴雨录折》上朱批:“两淮情弊多端,亏空甚多,必要设法补完,任内无事方好,不可疏忽。千万小心,小心,小心,小心!”曹寅死后,康熙特命其子曹颙继任江宁织造,两年后曹颙病故,康熙又亲自主持将曹寅的四侄曹頫过继过来,接任了江宁织造的职务。同时康熙又让曹寅的大舅子苏州织造李煦代管两淮盐差一年,用所得的银子补齐曹寅生前的亏空。

自康熙二年(1663)曹寅之父曹玺出任江宁织造,至雍正六年(1728)曹寅嗣子曹頫因经济亏空、骚扰驿站、转移财产等罪革职抄家,曹家署理江宁织造达六十五年。

但红学家考究1744年重修的“五庆堂”《曹氏宗谱》,曹振彦生子曹玺与曹尔正;曹玺生子曹寅与曹宣;曹尔正生子曹宜;曹寅生子曹颙,继子曹頫;曹宣生子曹顺、曹桑额、曹骥、曹頫(过继给曹寅);曹宜生子曹颀;曹颙生子曹天佑。曹寅的祖父为曹振彦,原任浙江盐法道;父亲为曹玺,原任工部尚书(内);叔父曹尔正,原任佐领。曹寅,原任通政使司通政使;弟曹荃,原任司库。堂弟曹宜,原任护军参领兼佐领;子曹颙,原任郎中;继子曹頫,原任员外郎;堂侄曹颀,原任二等侍卫,兼佐领;孙曹天佑(曹颙遗腹子),现任州同。曹寅五代均无曹雪芹的名字,这是否就意味着曹雪芹只有其名,而无其人呢?我们来对如下考据进行分析。

一、曹雪芹友人的诗歌记载

最早发现曹雪芹影踪的是在乾隆年间敦敏、敦诚兄弟及张宜泉的个人文集里。敦敏,爱新觉罗氏,生于1729年,卒年不详,字子明,号懋斋,努尔哈赤第十二子阿济格五世孙,著有《懋斋诗钞》。敦诚(1734—1791),字敬亭,号松堂,敦敏之弟,著有《四松堂集》。张宜泉(1720—1770),内务府汉军旗人,著有《春柳堂诗稿》,其“先世曾累受国恩”,后家族败落。以下是他们的诗六首:

 

赠芹圃

敦敏

碧水青山曲径遐,薜萝门巷足烟霞。

寻诗人去留僧舍,卖画钱来付酒家。

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风月忆繁华。

新愁旧恨知多少,一醉毡氇白眼斜。

 

芹圃曹君(沾)别来已一载余矣

敦敏

芹圃曹君(沾)别来已一载余矣。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

可知野鹤在鸡群,隔院惊呼意倍殷。

雅识我惭褚太傅,高谈君是孟参军。

秦淮旧梦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

忽漫相逢频把袂,年来聚散感浮云。

 

寄怀曹雪芹沾

敦诚

少陵昔赠曹将军,曾曰魏武之子孙。

君又无乃将军后,于今环堵蓬蒿屯。

扬州旧梦久已觉,且著临邛犊鼻裈。

爱君诗笔有奇气,直追昌谷破篱樊。

当时虎门数晨夕,西窗剪烛风雨昏。

接罹倒著容君傲,高谈雄辩虱手扪。

感时思君不相见,蓟门落日松亭樽(时余在喜峰口)。

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扣富儿门。

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

 

赠曹芹圃(即雪芹)

敦诚

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

衡门僻巷愁今雨,废馆颓楼梦旧家。

司业青钱留客醉,步兵白眼向人斜。

阿谁买与猪肝食,日望西山餐暮霞。

 

题芹溪居士

张宜泉

(姓曹,名霑,字梦阮,号芹溪居士,其人工诗善画)

爱将笔墨逞风流,庐结西郊别样幽。

门外山川供绘画,堂前花鸟人吟讴。

羹调未羡青莲宠,苑召难忘本立羞。

借问古来谁得似?野心应被白云留。

 

伤芹溪居士

张宜泉

(其人素性放达,好饮,又善诗画,年末五旬而卒)

谢草池边晓露香,怀人不见泪成行。

北风图冷魂难返,白雪歌残梦正长。

琴裹坏囊声漠漠,剑横破匣影锘锘。

多情再问藏修地,翠叠空山晚照凉。

 从这六首诗可读出的资讯

1、曹雪芹,字霑,号芹圃,又号芹溪居士,工诗善画,年末五旬而逝。

2、诗中反复出现“秦淮旧梦人犹在”、“扬州旧梦久已觉”、“废馆颓楼梦旧家”、“白雪歌残梦正长”之句,与《红楼梦》“作者自云:因曾经历过一番梦幻”相吻合。

3、诗中描述曹雪芹著书的住处:“碧水青山曲径遐,薜萝门巷足烟霞”、“不如著书黄叶村、日望西山餐暮霞”、“爱将笔墨逞风流,庐结西郊别样幽。门外山川供绘画,堂前花鸟人吟讴”,这与《红楼梦》凡例中作者自述“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的居处情景相符。

4、诗中所讲曹雪芹“卖画钱来付酒家、举家食粥酒常赊”的生活状况,与《红楼梦》凡例中作者自述“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半生潦倒”的生活情景相符。

目前发现的《红楼梦》脂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有甲戍本(1754年)、己卯本(1759年)、庚辰本(1760年)。敦诚、敦敏兄弟及张宜泉与曹雪芹交往的时代正是《红楼梦》的创作与传抄年代。他们当时都生活在北京,而《红楼梦》中出现的一些地名,北京当时确有,有的至今还存在,例如:

贾琏偷娶尤二姐,他藏二奶的地方叫花枝胡同,在后海那儿,现在还有一个花枝胡同;贾雨村到京住在兴隆街,前门崇文门那儿有个东兴隆街;邢岫烟典当衣服的当铺是鼓楼西大街的“恒舒典”,当时在鼓楼西大街实实在在有个“恒书当”;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而张宜泉在《春柳堂诗稿》中两次提到天香楼,其一为《和欧阳先生会饮天香楼原韵二首》,其二为《九日戏寄郑恒斋被人约饮天香楼》。这充分说明了在《红楼梦》产生的年代,北京的乡郊确有一个曹雪芹的人存在。

二、脂砚斋批语中的人名索隐

以上从敦敏、敦诚及张宜泉的诗意中捕捉到曹雪芹与《红楼梦》的相关资讯,但他们的诗歌与笔记从未出现过《红楼梦》三字,仅凭这些资讯尚不足以证明这个曹雪芹就是《红楼梦》的曹雪芹。我们来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戍本批语中的人名进行索隐。

1、甲戍本第一回的脂批

甲戍本第一回有脂批:“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第十三回“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处,脂批:“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的是安富尊荣坐享人不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从以上二条批语看出,雪芹与芹溪均是指作者,芹溪则是雪芹的号。而前文提到张宜泉有一首《题芹溪居士》的诗,注明了:姓曹,名沾,字梦阮,号芹溪居士。他并有《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废寺原韵》一诗,表明芹溪居士即曹雪芹。由此推断脂批所指的曹雪芹与张宜泉所交的曹雪芹为同一人。

2、甲戍本第十三回的眉批

甲戍本第十三回“秦可卿托梦凤姐处”有眉批:“语语见道,字字伤心,读此一段,几不知此身为何物矣。松斋。”批语落款人为松斋,而曹雪芹好友敦诚在《四松堂集》里的《潞河游记》,记载了他和松斋等人的一次出游:

“游者,凯亭、墨翁、松斋、子明、贻谋既余也。先是凯亭、墨翁、子明在南甸,贻谋在丰闸,松斋在白园,余往寻之……时届寒食。春云蔽岫,轻烟暗野,凉风拂面,细雨飘丝。急策吟鞭而青衫半湿矣。至南甸上冢后,饭于丙舍。墨翁往约松斋,余与凯亭、子明遂桨一叶西上。墨翁、松斋亦至,斫脍击鲜,极兴所至,叫嚣之声与乃相杂;松斋固邀饮其园亭,遂偕东下。酒舍渔庄晚景如绘,松斋欲观亭画壁,因再入天将寺,虽刹那间,余觉有今昔之感,抵松斋园亭,乃其先相国白公潢之别墅也,楼台瓦砾、池沼荆榛,惟松数十株尚苍然挺秀,于荒冈残石间,其下为老圃矣。”

敦诚的宗室好友永恚在《神清室诗稿》中有与他老兄永恩唱和的“访菊”、“对菊”、“梦菊”、“簪菊”、“问菊”等诗,《红楼梦》中也有宝玉、黛玉、宝钗、探春等人分咏的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菊影、菊梦、残菊十二题。可见小说中的情节,有以当时现实生活中的诗歌活动为依据。

根据以上批语中的人名索隐,充分说明《红楼梦》中的曹雪芹与敦敏、敦诚、张宜泉、松斋等人交往的曹雪芹属同一人,完全排除曹雪芹系虚拟人物之说。

三、敦诚、敦敏笔记中的影迹

对曹雪芹来说,创作《红楼梦》是他平生所做最大的一件事。敦敏、敦诚等毫无记载,这是很多红学家质疑曹雪芹著作权的原因之一。这也的确是一个需要解释的问题。其实我们仔细察看敦诚、敦敏的笔记,还是可以发现《红楼梦》的影迹的。敦诚的《午梦记》居然也点出了“太虚幻境”四字,可以推度他必然读过《红楼梦》。

1、《午梦记》

《午梦记》云:“余非至人,往往多梦,梦觉思之,是想是因,亦不知其所以然也。丁丑夏客松亭山,鸡窗无聊,每于午后便效坡翁,摊饭手持一卷,卧仰屋梁,俄而抛书蘧然入梦。觉来未及反侧,梦境筒翅,静而思之,渺焉茫焉,若有若无。……嗟乎!如非梦人则已,若同一梦也,何不听乐钧天而忘味帝侧,又何不直入太虚看鞭龙,种瑶草,俯瞰下界,九点一泓。不然如邯郸道上黄粱富贵,亦可差快一时。或如巫山之游,枕席高唐,亦可风流朝暮。郎漆园之蝶,郑人之鹿,亦无不可。今数者不得其一,徒以至幻之身,入至幻之境。人生大梦,而大梦复梦,又于梦中说梦。梦觉圆梦,吾不知幻之至于何地而后止。”(《四松堂集》卷四)

敦诚的《午梦记》写于丁丑(1757年)之夏,同年秋天他写了《寄怀曹雪芹》之诗,诗中恰有“扬州旧梦久已觉”之句。而此前三年,甲戍本已出。《午梦记》与“梦游太虚幻境”又有异出同工之妙。

2、《鹪鹩庵杂志》、《寄大兄》?

敦诚《鹪鹩庵杂志》第十六云:“独居南村,晚步新月,过一庙寺,微微闻梵声,见枯僧坐败蒲上,因与之小语,移时,……”又《四松堂文集》里《寄大兄》云:“抵南村,便觅一庵下掾,榻近赖龛,夜间即借琉璃灯照睡。侩既老且聋,与客都无酬答,相对默然。”

这则记载与《红楼梦》第二回“雨村闲游”类似:“忽信步至一山环水旋,茂林深竹之处,隐隐有座庙宇,门巷倾颓,墙垣朽败……走入看时,只有一个聋锤老僧,在那煮粥,雨村见了便不在意,及至问他两句话,那老侩既聋且昏,齿落舌钝,答非所问……”

《寄大兄》写于敦诚四十七岁时(1780年),距曹雪芹逝世有十七年。

3、《鹪鹩庵笔麈》

敦诚《鹪鹩庵笔麈》有一则云:

“一日同贻谋游芹城之神山岭,饮龙泉寺溪边,薄醉。睹一女子,眉目如画,侧立柴门,徘徊宛转,若不胜情。因与贻谋作无题诗云:转过清溪日已斜,桃花门巷晚停车。春来不愤轻盈燕,又在寻常百姓家。醒后亦自悔绮语过,初不意有人知也。后月余,晤永国公,忽有刘阮之谑。余与贻谋惊吁莫测。盖彼时伊在其园中,于墙头窥见之也。因录之以为年少轻薄之戒。(《四松堂集》卷五)”

这则记载前段故事与《红楼梦》第十五回宝玉路遇二丫头类似:宝玉遇见一个叫二丫头的小村姑,纺线给宝玉瞧,宝玉对她十分颠倒。秦钟打趣说:“此卿大有意趣。”后来临别时,二丫头抱着小兄弟来送行。宝玉“恨不得下车跟了她去,料是众人不依,少不得已以目相送”。

后段故事与第一回“娇杏回眸贾雨村”情节类似。敦诚这些故事笔记应受《红楼梦》启发,因为曹雪芹比敦诚大十九岁。

4、《瓶湖懋斋记盛》

而敦敏在1758年的《瓶湖懋斋记盛》也记载了曹雪芹著书之事:“——芹圃出其所著之书示余,甫阅其图,便觉绚丽夺目,人物栩栩,光明曝照,曾所未睹。——余遂拜谢盛情,与芹圃赁舆载风鸢、南酒而归。是以得快读其书。”。

从其“人物栩栩,以得快读其书”来看,这本书应是《红楼梦》。敦敏不直书《红楼梦》之名,可能是因为乾隆朝“文字狱”一浪掀过一浪,有时株连者上百人。《红楼梦》又影射本朝之事,查起来,怕有知情不报之罪。

(本文作者简介):

一木,原名肖斌伟,作品散见《诗刊》、《语文月刊》、《时代文学》等报刊,2009年开始研究《红楼梦》,并搜集有关资料,至2015年完成了二十六万余字的长篇红学论文《一木解红楼》。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