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愁煞秦观,诗词满贯  

2016-04-12 15:5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观的词柔丽典雅,情味深永,音律协婉。他一生坎坷,词乃其心声。元祐初,苏轼以贤良方正荐其除秘书省正字,兼国史编修官。绍圣初,坐党籍,削秩,临处州酒税,徙郴州。编管横州,又徙雷州,放还,至藤州卒。在他短短的五十二年人生旅途中,他始终与愁相伴,闲愁、情愁与悲愁和他纠结了一生。请看:

《浣溪沙》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整首词以轻浅的色笔,为读者呈现出一个幽渺的意境。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说:“少游意在含蓄,如花初胎,故少重笔。”薛砺若在《宋词通论》中赞道:“我们若读过他的词,便觉别的作家总不免有些火气未脱,不能做到他那炉火纯青的境界。”这境界就是“咀嚼无滓,久而知味”(张叔夏语)。这首《浣溪沙》正是这种意境的代表。

上片为女子的“愁”
词的上片,写女主人公独在小楼上的感受。“漠漠轻寒”悄悄地爬上小楼,这种写法和“暝色上高楼,有人楼上愁”(李白《菩萨蛮》)一样巧妙。它通过女主人公的感受点示了时间、地点和节序。这正是乍暖还寒,最难将息的时候,拂晓的空中阴云惨淡,这女子竟感到春晨像萧索的暮秋,一缕愁思不禁涌上心头。接着镜头推向女子的闺房,闺中女子宛然若现。“画屏”在宋词中已与闺中闲梦、闲愁紧密相连,“淡烟流水画屏幽”一句,只用一幅屏上的水墨风景——淡烟流水,便烘托出了一座幽闺,闺中人的睡态以及她那飘忽不定、幽独凄清的梦境。上片中的“轻寒”、“淡烟”、“幽”都是极轻的用笔,却给读者的内心注入了一种淡淡的哀愁。其中“无赖”用得极为传神,让人觉得这恼人的天气真是无可奈何,不发愁,又能做些什么呢?

此词的核心

词的中心在过片一联,写女子卷帘之际所见所感。这两句正体现出秦词“最和婉纯正”的本色。女子眼中的是悠闲自在的飞花和无边无际、丝丝不断的细雨;心中涌起的是梦中情思自在的徜徉和醒后无法抑止的绵绵愁绪。这两对比喻,了无痕迹,妙手偶得。细细品来,这种虚实结合,以实状虚的写法比冯延巳“缭乱春愁如柳絮,悠悠梦里无寻处”以虚状实的写法更胜一筹。词人正是通过可感的飞花、丝雨来描摹残梦和春愁的。词人善感的心灵体察精细,敏锐地捕捉到了景与情的相似之点,这就是句中的“轻”与“细”。这两个字不仅体现了词人不用重笔的创作特色,同时真正使情与景水乳交融了。读至此,我们已被笼罩在无垠的梦与愁中了。这梦是迷离的梦,这愁是怎样的愁呢?词的末句轻轻一笔将其点开。正如唐圭璋先生指出的“盖有此一句,则帘外之愁境及帘内之愁人,皆分明矣”(《唐宋词简释》)。其中一个“闲”字,使境界全出。词中写的正是深闺女子的淡淡闲愁,“闲挂小银钩”的细节写尽了她那百无聊赖的神情和不知如何排遣是好的满怀愁闷。
这首词轻巧精致,浅淡自然,正是“无我之境”的佳作。从“男子作闺音”的角度审视此词,这闲愁不仅是词中女子的,更是词人秦观的。

《减字木兰花》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

黛蛾长敛,任是东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

秦词以爱情为题材的作品,约占今传《淮海词》的半数。这首《减字木兰花》是其“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的佳作。冯煦《宋六十一名家词例言》中说:“他人之词,词才也;少游,词心也。”这也证明秦观是为其心而设景,为其心而填词,所以他的词常常是情景一体,浑然难分。

女子的心绪

这首词写女子独处怀人,格调悲凉沉痛,有别其和婉柔丽的早期作品,并且相思中有词人感事伤时的影子。词中美人孤独愁苦的心不正是秦观难解的愁结吗?词人开门见山地道出了心中的苦闷:“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这并非是以柔婉见长的秦观故作硬语,实在是爱恨情愁一齐涌来,词人难以承受的自然流露。“天涯”是恋人远去的地方,无边无际,不知尽头。“旧恨”是回忆中的离恨,深厚无底,难以自拔。接下来写“独自品味着凄凉无人过问”,因为无人过问,女子才更加思念心上人。“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以物喻情,借香拟愁。让我们仿佛看到那女子在燃香祝祷早日与心上人再次相见,此时她的心也如那正燃烧着的“小篆香”,受着相思的熬煎,寂寞的侵袭。“小篆香”在这里成了女子无法排解的相思愁苦的感情寄托。篆香点点燃尽,段段成灰,正如女子的九曲回肠也断尽了。

下片紧承上片愁肠百结之心境,续写愁苦的意态。东风即春风,它本应吹醒万物,焕发生机,正如诗人笔下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却吹不展思妇紧蹙的愁眉。这句与李商隐的“东风无力百花残”异曲同工,而更耐寻味。这愁太重了,无力的东风怎能吹得走呢?困顿难解之际,倚楼远眺,看那大雁纷纷飞过,心上人却音信杳然,怎能不增加更多愁绪呢?这与柳永的“想佳人妆楼凝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意境一致。登楼本意为遣怀,却不想愁上加愁。秦词至此,已比上片的断肠更深一层,情极而无语,字字成愁。不能再写了,再写,也只能不断地书写“愁”字罢了。

此词情调凄哀,绝不似上面分析的《浣溪纱》情淡语柔。这就让我们思考,这首词又表达了词人一种怎样的愁绪呢?此词由“恨”起句,以“愁”结句,整篇溢满了相思别恨。读罢全词,用心体味,它不正是记录下了词人在极端孤独的环境里,持久而强烈的浓浓情愁吗?

《千秋岁》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如果说上述两首词还属于“男子作闺音”的话,这首《千秋岁》却是秦观心灵的独白。《淮海集序》中说:“秦观当其强志盛气在现实生活中受到挫折时,则只能以其锐敏之心灵毫无假借地加以承受,所以一经挫折,便不免受到深重的伤害。”是的,秦观的心灵是善感的,细腻的,他不像苏东坡那么超然旷达,也不像黄山谷那样能够安守自适。在“元祐党祸”中,他自然受伤最甚。自从贬谪以来,他心灵的重负就在一天天增加。被贬处州以后,心中之愁已装载不下,于是,他就发出了“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的绝唱。

上片为绘景抒怀

上片先写春寒退后,“水边沙外”的城郭清新的仲春景象。接着通过“花影”、“莺声”、“乱”、“啼”,描写出了喧闹的春意。秦观是绘景抒情的高手,他能在不动声色的景色描绘中,糅进自己的内心活动,并以精确传神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弦。“乱”、“碎”二字便产生了这种奇特的效果。表面看来是在描写热闹的春景,实则是表达了作者心中的烦闷,且很自然地引出了飘零之苦和离别之愁。

在漂泊四方之时,他“独酌无相亲”,因此“疏酒盏”;因离别相思之累,他不知“脉脉同谁语”,故他“衣带宽”。后两句直写,又进一步加深了孤独、凄凉感受的传递。“人”指当年同饮共乐的诗友,如今已不得再见。面对广袤的碧空,呆呆地看它渐渐隐没于苍茫暮色之中。往日欢娱何在?空留下一段回忆罢了。

下片为回忆的舒展

词人回忆的是什么呢?下片开首直言:“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所谓“西池会”,指元祐七年的诏赐聚宴。当时正值秦观春风得意之时,故此次盛会成了他终生难以磨灭的记忆。如《望海潮》中,也有“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的类似描写。然而词人笔锋紧接着一转:“携手处,今谁在?”是啊,当年围绕老师苏轼的诗友们都被贬谪到各地去了,再难见面。“日边清梦断”,往日的旧梦难追,今日的新梦又断,也无法再回到皇帝身边,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了。

再窥镜中的那张老脸,那一张被风刀霜剑剥割的脸,再也不能年轻了。梦总有萦萦绕绕的感觉,“断”字则将枝枝蔓蔓的人生假想统统决绝斩断。这是一种大绝望的语言,是一种死亡的预言。《独醒杂志》就曾这样记载:“毅甫览至‘镜里朱颜改’之句,遽惊曰:少游胜年,何为言语悲怆如此。……归谓所亲曰:秦少游气貌,大不类平时,殆不久于世矣。未几,果卒。”词人最后发出的正是一种绝望的呻吟,“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以海的壮阔来喻愁,给人一种莫名的大郁闷,大失望之感。这里的“春”既是指现实世界里词人眼前的春天,更是指词人心中的春天,心中的春天一去,人必然心灰意冷。“飞红万点”使人愁,且这愁,如海一样凝重深广,无边无垠。这一声呻吟是这位“古之伤心人”愁的极至,愁的巅峰,一生愁绪的大概括。这是踏遍世路后的大悲哀,品尽人间冷暖后的大绝望,是在走向死亡之前那一瞬间的最后吟唱。我们不妨称这种愁为哀哀悲愁吧。

历代写愁的词人虽多,但能把愁写得如此丰富,如此细腻的,恐怕只有秦观了。他为何愁之至此呢?他的愁源于他敏感的心灵,他的愁生于他多情的魂魄,他的愁来自他坎坷的人生。他的愁,由涉世未深的闲愁,到爱恨缠绵的情愁,再到彻底绝望的悲愁,他一步步用自己的“天心”与“月胁”为我们构筑起了一个愁情世界。秦观自己,也自然成了中华词坛上令人泪下的“愁”意象——宛如一个风雨中孤独飘摇的“丁香结”。(孙超、张俊)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