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不因姓名判性别  

2016-03-22 17:1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光绪三十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大公报》刊洁清女史对某人词之跋,谓:“历来所传闺阁笔墨,或托名游戏,或捉刀代作者,盖往往然也。”说每有男子将其作品托名为女性之作,或代某女子作。这种事今世仍较多,太原诗人中,便曾有过两位。

杭席洋

一位是以“云涛仙子”为号的老翁杭海先生,字席洋,安徽合肥人。他不但将诗词署作“云涛仙子”,自称“艳西施”,还因晚年独居而自称“处子”。关于云涛仙子事,从宋剑秋《宋剑秋诗选》和罗元贞《难老园诗词选》中,略可窥见大体情况。

一般读者无疑都将云涛仙子当作女诗人,而与杭席洋多有交往的宋剑秋、罗元贞等人,自然了知其情,所以两人赠杭席洋之诗有时称为“云翁”、“杭老”、“云涛老人”,有时又戏称为“处子”、“徐娘”、“绝代佳人”。杭席洋早年曾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并任孙科秘书多年。从宋剑秋《寄杭席洋先生》“四十年前革命身,追随总理效终军”、“也曾秉笔佐中山,飞檄草成敌胆寒”等句可知,他主要以文字效力辛亥革命。罗元贞《呈谢云涛老人》序云:“一九六四年三月廿一日,云涛、剑秋、岳挺、佩颖约来难老园谈诗。此日雨雪交加,道路泥泞,七十六岁之云涛老人亦如期至。”诗有“践守操持老愈坚”句,末句为“远来孤负赐佳联”,注云:“老人即席赠联云:‘罗隐自应称国士;随园天派作诗人。’”宋剑秋说杭席洋“以才媛自况”,《寄杭老》又云“知君早岁以诗名,庾信文章老更成”、“壮游万里睨千古,学富五车拥百城”,可知杭席洋是位博学多才且志略不凡者。又从“艳西施”之自称和宋、罗所云“玉容绝代”、“绝代佳人”看,杭席洋应该还是一位美男子。罗元贞《酬云涛老人次韵》有“波浪翻江海,艰难历死生”句,极言杭人生之艰难与不幸。宋剑秋也说杭“才高命薄”。

杭才子穷困潦倒

孙中山革命失败后,杭席洋曾在南京街头卖字为生。新中国建立后,为山西省文史馆馆员。而上世纪六O年代之落魄,最为可悯。罗元贞《雪中漫步寄云翁东郊》其一为:“同谁霜鬓共飘萧,朗笑高吟久寂寥。九陌难寻东郭履,一时无语望云涛。”其二为:“何来风柳遍天涯,道韫才华自昔夸。此絮由公拢作被,好如孤鹤入芦花。”道韫,即谢道韫,以咏雪而出名的晋代才女,这里用以赞杭之诗才。东郭履和孤鹤芦花,均为与雪有关的典故。东郭先生行雪中,人始知其履已无底。贫士林茂之诗云:“无被夜眠牵破絮,浑如孤鹤入芦花。”这两个典故都是形容穷的。诗后又有注:“云翁鳏居陋室,冬夜亦常不能举火,危坐达旦。”又《赠淮南杭处子》有句为:“蛾眉爱对远山描,少食原来为细腰。”注云:“处子饑寒交迫。”《寄新庄十二楼老人》有句为:“苜蓿盘中怀黍角,旧禈垆上烤窝头。”注云:“老人独居,贫病交集,又不善炊,故常数日一食。”由此可知这位云涛仙子1960年代穷困潦倒到何等地步,真所谓“自古才难遇亦难”!

这位杭席洋,如此穷困而又能幽默乐观,真是“与物喜无争”,“斗室亦蓬莱”,真乃诗人之达观者。

众多文人因文革遭批斗

宋剑秋1971年3月《哀杭老》诗注:“杭席洋在十年浩劫中因晋阳诗酒会案含冤去世。”所谓晋阳诗酒会案,指1964年5月杭席洋与罗元贞等人在晋阳酒楼作诗酒雅聚,宋剑秋仿杜甫《饮中八仙歌》作《公园雅集群贤歌》。赵云峰出示其作征和,到会诸诗家各有步韵之作,可谓一次诗的盛会。岂料“文革”开始后,雅聚被诬为“反革命集团”活动,罗元贞身陷囹圄达五年之久,宋剑秋亦遭关押批斗。最惨的是杭席洋和陈佩颖两先生,因被斗、罹难而竟殒命于浩劫中。杭席洋系寒夜裹着被子出屋,投井而死。如此达观如此可爱之人,也为左祸所不容,连“苟全性命于乱世”也不能,思之令人浩叹!

胡苹秋

另一位冒充女性者,是名字很容易被人误为女性的胡苹秋先生。胡苹秋与张伯驹之趣事,已多有人谈及,其中以中镇诗社两诗人寓真《张伯驹身世钩沉》和魏新河《词林趣话》所记为详。

张伯驹为胡苹秋倾心

旧称中国四大公子之一的张伯驹先生,从福建《乐安词刊》上读到胡苹秋词,清新婉丽,便写信给胡,倍致倾慕,至推为当代李清照。胡苹秋也以女性身份答之,两人自此相互唱和,情意缠绵,虽“文革”犹未间断,而积稿三巨册,题为《秋碧词》(张伯驹号丛碧)。张伯驹还请津门词友陈机锋为编剧本《秋碧传奇》,演他与胡苹秋唱和事。后来词人张牧石探知真相,告张伯驹说胡苹秋是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而性情笃厚的张伯驹终不肯相信。张伯驹“文革”中备受折磨,恐难免一死,而作长联自挽,中有“留《秋碧传奇》,求凰一曲最堪怜”语。

胡苹秋也是安徽合肥籍,不但是位男子,还曾是位军人。他早年任职于张学良军何柱国部,参与了西安事变,后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京剧院工作,此时为山西省晋剧院编导。张伯驹逝世,胡苹秋以《金缕曲》词挽之,有“屡负海棠津门约”句,知张曾多次邀胡至天津一晤,胡终未以男儿之身往见。结句为“琴可碎,涕如雨”,可见永失知音之痛。所以有人诗中谓张、胡事为“虚凰假凤《春秋配》”。又有人感叹道,想不到在十年浩劫中,还有这样的故事。

胡苹秋不但诳了张伯驹,也诳了著名词人夏承焘。“亦深受其蛊”的杭州周采泉在《武进庄观澄南村诗词序》中披露,夏承焘读胡苹秋词而拍案称绝,以为可与沈祖棻、丁宁而并称“三艳妇”。更有人说,胡苹秋早在未弱冠时,就化名“周淑芬”,与桐城女诗人吴君琇以姊妹相称而唱酬,未知确否。

世人绝难想到的是,胡苹秋在与张伯驹频相唱酬,而让张上演了一出“凤求凰”的同时,又在太原上演了更为有趣的一幕。

女词人胡芸娘?

在清理罗元贞先生遗稿时发现,当时有位女词人胡芸娘,曾多次寄词稿给山西大学教授罗元贞。罗先生所存他人诗稿中,也屡见胡芸娘之作,其中有呈罗先生《夜合花?和梦窗咏合欢》和《青衫湿》词二阕。前者有序云:“余有咏槐花《琐窗寒》,季父正念东瀛旧妇,寓感于词,云合欢一名洋槐花,来自海外,并附合欢花两蕊相示,因赋此解。”末云“学生胡芸娘呈课”。季父为罗元贞之字,此当是罗先生读了胡芸娘咏槐花的《琐窗寒》后,而寄去自己《琐窗寒?和清真韵合欢花下有怀古泽绯子东京》,同时还附合欢花两蕊。

罗先生此《琐窗寒》约作于1963年,其前妻古泽绯子,日本人,1950年代因中日关系恶化而被迫返日,从此两人天各一方,永无会期。胡芸娘二词,哀罗先生夫妇分离事,甚见才情,前者有“钗钿别,岁华长,绕巫峰,雨暂云忙。梦迷离际,鹃哀夜月,鸳老春塘”句,后者有“日长如岁,春花秋月,都是愁端”、“竟无七夕,却横银汉,如此人间”等语,读之感人。罗先生于第二阕后批曰:“人月圆又凄惋,真令人青衫湿矣!”《人月圆》系《青衫湿》之本名。

胡芸娘竟是胡苹秋

这位胡芸娘,就是罗元贞的老朋友胡苹秋,1962年因诗而与罗定交。他不单骗了同在并门的罗元贞,因此也骗了许多人。当时太原诸诗人听说出了一位很有才华的女词人,都非常高兴。而更奇的是,“胡芸娘”还去罗家拜访过罗先生!阅罗先生当年诗稿和一些信件,不但数次提到女词人胡芸娘,甚称许其所作,而有诗词酬之,还提到胡芸娘与其丈夫曾抱着孩子来过罗家。罗先生那次所成词有“一握绵绵手”句,记送客时与小孩握别之事。后来有人告罗先生说,胡芸娘实即胡苹秋,罗先生哪肯相信胡芸娘是男的,更不相信胡苹秋会同他开这样的玩笑,而只是怀疑胡芸娘为胡苹秋的侄女,所投之作系胡苹秋帮助修改或代作。

再到后来,罗先生终于弄清了胡芸娘就是胡苹秋。至于携夫抱子来罗家拜访罗先生的“胡芸娘”究系何人,我曾问过唯一有可能知道实情的赵云峰老先生,没想到赵老闻之大奇,惊异竟有这等事,告我投诗给罗先生的“胡芸娘”肯定是胡苹秋,至于去罗家的“胡芸娘”,那就不知是怎么回事了。现在想来,很可能是罗先生招“胡芸娘”来一见,胡苹秋怕露馅只好如此应付。

真人“胡芸娘”何许人也?

还有一件事,也至今弄不明白。罗先生诗稿有时云胡芸娘为天津人,有时又云为河北人,那段时间天津属河北省,应是“胡芸娘”自云为天津人。但不知给罗先生信寄自何处。“胡芸娘”既去过罗家,罗先生《蝶恋花》词序中也有“寄南京玉谷、长春丛碧,兼示芸娘”语,以理揆之,“她”的信应是寄自太原,里籍为天津。但罗先生其他诗稿还有“寄芸娘天津”字样,又不可解。不论是胡苹秋真有位侄女在太原,还是请别的女子以“胡芸娘”之名去拜望罗先生,也不论“胡芸娘”信寄自太原还是辗转寄自天津,现在都无从查考了。我所保存罗先生书信,还有很多未及查看,他日细读,不知能否寻得答案。总之,这样的趣事,或曰玩笑,实在出人意表而令人捧腹。若非有人揭穿,罗先生一直蒙在鼓里,说不准会同张伯驹一样,也弄出几大册的《秋贞词》来。

“云涛仙子”,只不过是杭席洋先生之号,而胡苹秋先生不但以女性身份与张伯驹唱和,更以“胡芸娘”之名与罗元贞开玩笑,甚至煞费苦心找人“冒名顶替”。如此趣事,却是古今罕见,堪称吟苑奇闻。当年的“云涛仙子”和“胡芸娘”,均早已作古(胡苹秋1983年去世),而这些奇闻逸事,却不应湮亡。所以笔者搜罗其事,为文记之,算是为诗坛存史。在那种年月,尤其是知识份子备受摧残的十年浩劫中,太原能有杭席洋和胡苹秋这般趣事,确实值得称道。

末了顺便谈及,太原还有一位也是军人出身的诗人薛青萍,罗元贞的儿女亲家,名字有时也被人误为女性。凡被误会,他必为说明。若薛青萍也如胡苹秋一样滑稽谐谑,则山右诗坛当有更多趣事。(马斗全)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