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大意失荆州,大意失蜀汉  

2016-12-02 11:3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三国时期蜀汉的衰亡,两次战役的失败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一是关羽荆州之战,失去了极其重要的军事基地;二是刘备夷陵之战,伤亡几十万尚且不说,刘备自己也丢掉了性命。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关羽“大意失荆州”开始。

话说刘备率庞统、黄忠等取西川,留诸葛亮、关羽等守荆州。庞统激进,急欲立功,于落凤坡中蜀将张任埋伏,万箭穿心而死。当然也有人认为庞统好歹人称“凤雏”,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中无名小将之计,只是由于刘备仁慈,不肯与同宗刘璋刀兵相见,于是为了报刘备知遇之恩而策划了这场自杀,给了刘备一个攻取西川的借口,为军师报仇。

但是不管庞统究竟因何而死,失去他,刘备可谓失一臂膀。刘备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能力,本以为有凤雏在,西川垂手可得,不想张任竟如此厉害,庞统都死于他手,想我也无论如何是斗不过他的,如果不是因为那天庞统抢着要走小路,死的很可能就是我了。

这天夜里刘备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思前想后,唯有派人去荆州召诸葛亮前来,才能对付张任,为我的军师报仇。

第二天,刘备正在院子里踱步思索:该派何人前去荆州传信呢?首先此人一定要信得过,不能是无名小卒,不然半路如果被人劫持就惨了。还要有点武力,如果被一般的什么巡逻队等发现,也不至于被抓。

正想着,只见一人蹦蹦跳跳地从身后闪过,刘备回头一看,原来是关平,手里还拿着两只刚捕的野鸡。刘备灵光一现,这不就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吗?于是一把就叫住了关平:“平儿啊!如今战事胶着,外面十分危险,你怎么还到处去打猎呢?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打猎的话,荆州相对安全一点,不如你就回荆州玩吧,顺便帮我把你亮叔叫过来,好久不见,我对他甚是想念,好不好啊?”关平一听这话,当然是开心的不得了,什么也没想就答应了,于是他就这么被派往了荆州。

话说诸葛亮在荆州夜观星象,已料到庞统不听劝告死于非命,自己必须亲自去西川一趟。这天正召集关羽、赵云等商议由谁来守荆州,张飞、赵云等争执不下,都认为自己可以担此大任。就在这时关平飞马到来,传刘备手谕召诸葛亮入川,诸葛亮一看到关平,心想:刘备为何派关平前来送信,关平乃关羽义子,难道暗示我留关羽守荆州?一定是这样的,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发生什么事他父子俩也好有个照应。

就这样,对关羽千叮咛万嘱咐,并留下“东联孙吴,北据曹操”八个字后,诸葛亮自率张飞、赵云入川协助刘备去了。

也正是这样,才有了后来关羽“大意失荆州”的悲剧。其实说是大意失荆州,并不准确。荆州之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关羽自负的性格所决定,在三国这样人才辈出的时代,关羽谁也不服,唯独服大哥刘备。孙权曾意欲与关羽联姻,关羽却一口拒绝,称“虎女岂可嫁犬子”,完全不把孙权放在眼里,不过之后        孙权也让他为这句话付出了血的代价。

关羽死后,刘备、张飞执意为其报仇,结果双双殒命。蜀汉自此失去了一统天下的能力。

荆州之失,对蜀汉来说影响极为重要。诸葛亮七出祁山,姜维九伐中原,很多次都由于粮草不济,行军道路太长等问题败于魏国。若荆州一直在手里,可水陆并进,粮草源源不断,进退军都非常容易,一统三国也未可知。

不过说到底,诸葛亮自己虽智谋过人,但在用人和培养人才方面,并不高明,挥泪斩马谡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其实刘备差关平送信,也不一定就是暗示他留关羽守荆州,若思虑得当,调黄忠回来与赵云同守,或另派其他合适之人,谨遵“东联孙吴,北据曹操”八字箴言,或许荆州就不会失,或许刘备、张飞就不会死,或许天下又是另一番景象。

但是,历史长河中,国运的起落,朝代的盛衰,冥冥之中莫不是“天意”吗?所以即使时光倒流,历史重演,也是没有“或许”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