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成由勤俭破由奢  

2016-11-08 10:2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那么个姚公子,结交了一群不会替他着想的无赖青年,并任凭这些无赖挥霍他的家产。当然,不知醒悟又花费无度的姚公子,绝对是难辞其咎的。

荡尽家产卖妻卖己 岳父有意干涉

姚公子就这样游猎无度,赏赐无计数,而且还任由这些少年掠夺姚家的财物。姚公子日用的物品相当奢华,不逾数年,产业尽失,连祖先的坟地都守不住了,妻子的居室亦没有办法保存下来。从前的那些少年,皆穿着美服、享用鲜食,骑乘肥沃马匹,坐乘显贵大车。他们即使外出遇见公子,也渐渐变得像不认识他一样。从前曾匍匐在道路旁迎接公子之人,气焰反而凌驾在公子之上,见到公子饥饿受冻,反而挥手不理地离去,或是看着他露出讥笑神情。

公子想不到办法,思忖着卖妻,可是又忌惮妻子的父亲,因而不敢启齿。公子的丈人本来就是一位通情达理之人,他深懂得公子的性情,于是就先派人前去说自己允诺他卖妻,再暗地里接女儿回家,将她安置在其他屋宅中。接着派人假装是豪族,以丰厚财务为聘,跟公子约定说:“你妻子的价格尚不及这个数目,听说她十分贤能,因此才不惜下厚聘。然而她一入豪门后,你们两终身不得相见。”公子一听,非常欢喜,也就甘心与妻永不相见。

妻子离去后还未达数个月,聘金又花光了,公子左顾右盼,只见自己已孑然一身无所依靠。他决定将自己卖掉,但却苦无买主。谁知,他岳父又出丰厚价格、命令庄客假装前去收购他,并与他约定说:“你原本是位显贵之人,所以才会出高价,但是你给出卖身契后,理当唯命是从,不得有任何违逆。”

公子暗自忖念,自已在家财丰硕时,家中奴仆数百人,都只是四处游荡,也能吃饱穿暖,并没有什么劳苦事。于是,公子允诺后,就随庄客离去。到了主人家,主人早上命令公子打柴,晚上则督促他舂捣谷物。公子劳筋苦力,时时刻刻都苦不堪言。

公子仍不醒悟 老死斗室内

数日后,公子遂逃跑了,与乞丐为伍。他还作了一首长长的歌曲,在街市上乞讨。他唱道:

人道流光疾似梭,我说光阴两样过。

昔日繁华人慕我,一年一度易蹉跎!

可怜今日我无钱,一时一刻如长年!

我也曾轻裘肥马载高轩,指麾万众驱山泉。

一声围合魑魅惊,百姓邀迎如神明。

今日啊!黄金散尽谁复矜?朋友离盟猎狗烹!

昼无饘粥夜无眠,学得街头唱哩莲。

一生两截谁能堪?不怨爹娘不怨天!

蚤知到此遭坎坷,悔教当年结妖魔!

而今无计可奈何,殷勤劝人休似我。

岳父知道公子在市中行乞,故意命令乞儿们百般羞辱他,稍有不顺意之事,就恐吓他说:“我这就去告诉你的主人。”公子因而抱头鼠窜,逃之夭夭,不敢回顾。公子因此而东西流转,没有地方可容身,他又冻又饿又忧愁,尝尽了艰苦。

岳父就令他的女儿在大门旁建盖四周围绕土墙的狭屋,并备妥了些许的器具与被褥,又故意派人对公子说:“你本来是名门望族,居然被乞丐所欺侮,你并不是畏惧乞儿,而是惧怕主人。你主人朝夕寻访,幸好没有遇上,倘若相遇,你就会被幽禁在牢狱中,不久就死了。你以前的妻子,如今已成为豪门家的女主人,门庭显赫,与以前的富贵生活没有什么两样。我不妨跟你说,去请求她说要担任他的门役,虽然会有开关门的辛劳,却无打樵、捣谷的艰苦,而且终身可以享有安逸,绝无饥寒的忧虑,这样岂不是比起早晚会死于沟壑间要好得多吗?”

公子听后,涕泪交加地乞怜此人帮忙。公子拜伏在泥泞路上说:“如此,你则如我的再生父母啊。”公子就这样被引至妻子的别室中。公子见屋舍清净,器具与衣服相当整洁,喜不自胜,如入仙境。那人看了,就告诫公子说:“你的女主人家境富裕,因此仆役都有经过管理、整治,然而她的权势尊、威望重,羞耻见到你的面容。你必须立誓不会偷偷进入中堂,而你也不适合暂时出到门外。倘若被你的主人所捕获,那将是祸害不浅啊!”

于是公子谨守戒言,虽然吃饱穿暖,不免有打猎的念想,然而他内忧外惧,严格坚守出入之事,竟然都不知道妻子根本没有再嫁,终其身不敢见妻子一面,一个人老死在斗室内。

姚公子典型败坏家产型

姚公子真是典型的败家子,不仅不懂得浪子回头的道理,还一错再错,一味地挥霍家产,甚至放任身边坏心者来操弄家业,终至卖妻又卖了自己。然而,他在身败名裂之下,居然还不知悔改,没有立即修正自己的行为,学习吃苦上进的精神,反倒逃至市中与乞儿为伍。这应是公子哥儿的长期习气难改!

倘若他在家产快绝尽时,即刻下定决心,断绝与那群无赖之徒的往来,岂会再步步错?这就是姚公子无法直视也看不见己过,才逐步迈入绝境。理应为他着想的妻子、岳父或其他亲人都没有出口规劝吗?还是,是姚公子仗势富有且气焰高涨而听不进劝呢?然而,当姚公子身处岳父有意安排的小屋中时,居然听信他人之言,不再过问妻子之事,也不曾想过要从头为事业打拼,反而甘于处身于一斗室内,就这样度过一生……那么,他的妻子与岳父居然就真的如此顺着他,还是他们的心底都暗自怀揣着希冀,盼望及等待着姚公子醒悟,向他们真诚地致歉,请他们再给他一次机会,说自己愿意再奋斗看看呢?

另外,综观姚家产业,亦非正当得来的。这难道是上天有意安排姚公子来散尽姚家所有的不义之财吗?姚公子会形塑成这样的性格,生前担任尚书的姚父绝对难脱卸责任。

无论如何,姚公子真的是挥霍惊人如流水、交友不慎与不知省思之人的借镜!

参考资料

黄敏译注﹔章培恒审阅《中国名著选译丛书91明代文言短篇小说》锦绣,1993)

《觅灯因话》(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毛茸茸蓬蓬)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