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好一个姚公子  

2016-11-06 11:1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邵景瞻在明代文言短篇小说集《觅灯因话》的第一卷中,以一篇《姚公子传》记载了挥霍无度的惨例。一位出身官宦人家的姚公子,虽然拥有惊人的资产,但却不知上进。他结交了一群无赖,成天只知狩猎嬉闹,在耗费无度的情况下,终于失去了老婆,成为了乞丐,最后就这样老死在一家小屋里。

人人都知需节俭度日,不要过于挥霍与奢豪。可是,当我们生活尚且优渥时,绝对无法体会奢侈行事的危险性,也往往预见不到贫穷的可怕,若有旁人劝阻也视作耳边风。这样奢侈生活之人,倘若身边出现了一群贪得无厌的狐群狗党,那危险的绝境就更加步步逼近了。

《姚公子传》:结交无赖 挥霍无度

《姚公子传》中,所记述的一位生活在浙江之东的姚公子,即是典型的一例。姚公子的父亲是作官的,还当到了尚书,他的老婆也是官宦人家出身。家中资产累积巨万,相当惊人的。周围百里的田圃、池塘、湖泽、山林尽是姚家世代相承的家业。

姚公子自恃家里富强,不事生产,酷好射猎,交游了一些行为不正之人。倘若他遇上谈论《诗经》和《尚书》、钻研科举的客人,他的脸往往就红了起来、头也仿佛被困绑似的,一个人显得手足无措的样子﹔若遇上计算钱财的盈亏、规划囤积财物之人,姚公子则会嘲笑他们是鄙陋小人,不足挂怀。唯独对那些矫健敏捷、滑稽奸诈的汉子,姚公子会选择与他们一起赶逐猎犬、放出老鹰,以伐狐击兔。

许多年轻的市井无赖,就在呼朋引伴之下,被姚公子网罗至门下,人数约莫有数百人。这些人都靠姚公子才得以维持家计,而姚公子也丝毫不吝啬,总挥霍家产,给他们千金去换骏马,或倾倒百斛米谷给他们去买良弓。姚公子常常与他们外出狩猎,并分队比赛,收获多者则会获得赏赐。他们就这样秉烛夜围而从不知厌倦,就这样游猎数十日而不知归返。若是他们蹂躏了农家庄稼或毁伤了柴木,一定会在估价后,以双倍的价钱赔偿对方。

姚公子说:“人生是来行乐的,那么吝啬作什么?”曾有人以担任尚书的姚父尚在世时的敛财之举来规劝他,姚公子还未开口答话,这群少年就一起回说:“那位年老的庄稼汉,气量浅陋,哪里有资格足以让公子评说呢?”公子则点头示意。

外出狩猎有人款待 公子回以丰厚赏赐

一日,一群人前往较远的地区狩猎,虽然行囊有剩钱,可是荒野间皆无旅社店面。正当大伙儿饥饿难耐时,忽然有数位人士迎面叩拜,说:“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难得碰上公子来到此地,谨备瓜果酒肴,以献给随侍的各位。”公子与群少年拍手大笑,都认为此乃神助。

大家就下马直接来到了那个人的住所,恣意吃食。少年曰:“这些人不行没有得到回报。”公子听后,就给这些人三倍的酬劳。这些人大获所愿,纷纷朝姚公子拜伏并为他送行。公子欢喜地说:“这些人不仅懂事,还非常知礼数。”姚公子急急命令身后随从倾尽囊中所有,以慰劳这些人。

此风气一经倡始,人人都开始仿效。公子无论前往哪个地方,都有人为他准备好吃食。不仅人有多余的食物享用,就连兽类也有多余的粮食可吃。即使外出数十日,也不需再劳烦运送食物了。姚公子就如此一呼百诺,顾盼生辉,人们对他迎来送往的,真是尊荣万分。姚公子非常高兴,虽然竭尽心力想要报答,依然觉得有些歉疚。

公子家产所剩无几 少年坏心动田产

诸位少年都想从中捞得好处,一个劲儿的拼命赞同着:“这些人都是平民百姓,如今不须督促、带领,就提供充足的粮食,对于公子您的奉承,已经超过了君王。若没有重赏,他们又如何能得到安慰呢?”姚公子相当认同此番言论。

然而,姚公子在数年之间,已经囊空橐罄,仅仅剩下祖传的家业了。众位少年又一齐进言说:“公子的田连阡陌,土地占半州,足迹不能到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然而这些大多是有势之际,小民贡献的,官府行贿赠送的,并不是购买得来的。就算有些是花钱买来的,也不过是欠债者以田地抵偿,且因为他们家户已绝尽,这才收了他们的贫脊之地,那又值得了多少钱呢?如今这些田地荒芜的较多,开垦的较少,如今官吏督促您缴交田赋,交纳赋税后您就经济萧条了。依公子您看,这些田土不过就是一堆泥罢了。如果将这些荒芜之土泥当作赐予的费用,那些小老百姓得到之后,是寸土如金,这是把泥沙当作金子来使用啊,这有何不可的呢?”

姚公子认为得到了良策,于是他在所到之处往往立下卖地卷作为赏赐。受到赏赐者往往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那群少年一定好言慰勉,姚公子则不免踧踖不安,唯恐那些人不愿意接受赏赐。

公子不加省悟 任凭少年挥霍

凡是有奸民想要获取姚公子的丰饶家产,一定先去贿赂那群少年。少年则故意要公子去接受那些人款待的酒食,还有人故意将歌妓装扮为自己的妻女,故意派去挑逗姚公子。公子即使识穿对方为歌妓,也不过问。当姚公子要离去时,在那群少年中,就会有一人开始下笔写字,一人屈指计算,一人查阅簿册。当卖卷写成,就会要姚公子签名。无论是赏赐的多寡、好坏,姚公子都做不了主张。

已经如此行事后,姚公子说:“我已经疲倦了!怎么能够执笔签判,作那些书生的事情!”这群少年就又镂版刷印,在卖地文件上备载了卖地事项、地图文籍与年月等项目,后头还附上公子所作的一首七言八句诗。

诗是这样的:千年田土八百翁,何须苦苦较雌雄?古今富贵知谁在,唐宋山河总是空。去时却似来时易,无他还与有他同。若人笑我亡先业,我笑他人在梦中。
姚公子每天早上外出时,会先印制数十本,到赏赐时,再填写上数目而已。

看到这儿,是否觉得奇怪?难道姚公子就这样如同一个魁儡,任由这群怀着一肚子坏水与狠心眼的无赖们挥霍姚家的产业,而他自己却毫不惊觉、不知清醒吗?这种败坏姚家祖业之事一箩筐,日渐失去祖业,姚公子怎么可能会丝毫不知呢?

(毛茸茸蓬蓬)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