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诗人杜牧的风流韵事  

2016-01-09 16:5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寄扬州韩绰判官

        杜牧

 

青山隐隐水迢迢,

秋尽江南草木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

玉人何处教吹萧

 

杜牧算得上唐朝第一风流才子,他的很多诗歌背后都有故事。辛文房《唐才子传·  卷六》杜牧条,还记叙了杜牧两件事情,其文曰:

牧美容姿,好歌舞,风情颇张,不能自遏。时淮南称繁盛,不减京华,且多名妓绝色,牧恣心赏,牛相收街吏报杜书记平安帖子至盈箧。

后以御史分司洛阳,时李司徒闲居,家妓为当时第一,宴朝士,以牧风宪,不敢邀。牧因遣讽李使召己,既至,曰:“闻有紫云者,妙歌舞,孰是?”即赠诗曰:“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忽发狂言惊四座,两行红袖一时回。”意气闲逸,傍若无人,座客莫不称异。

这头一段说的杜牧与牛增儒在扬州时候的故事,第二段说的是杜牧在洛阳作御史官时候的故事。

先看第一个故事。杜牧自少年便气盛自负,有经纬才略,所以一旦觉得在朝廷得不到重用,便跟随牛增儒来到扬州。杜牧在扬州的时候,还比较年轻,估摸着也是刚刚中了进士不久。而牛增儒在扬州作淮南节度使,显然是当地的军政一把手,杜牧就在牛增儒的手下担任节度使掌书记。当时扬州,绝对的游玩圣地,经济发达,文化开明,社会繁荣,百姓富庶。一到夜晚,更是灯红酒绿。倡楼上有绛纱灯万盏,辉耀夜空;三十步街中,有珠翠填咽,宛如仙境。杜牧在扬州,如鱼得水,除做好本职工作外,夜夜都流涟于烟花巷,几乎没有一个晚上不去。而牛增儒又怕他出事,便秘密派了三十多个兵卒,换上便衣,暗中保护,一连好几年都是如此。当然,这一点杜牧是不知道的,他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后来杜牧被征拜为御史,做纪检工作。牛增儒在为他饯行的时候,就告诫他,要想把纪检工作做好,自己首先要行为检点端正,经常在风月场上不拘小节,和身份不太符合。杜牧马上解释说,还好,我能够经常自省,不用你老担心。牛增儒笑了笑,也不说话,只是叫仆人拿出一个小箱子,给杜牧看。原来这里面装的全都是兵卒每天的密报,上面写着,某日,杜书记到某家,平安;某晚,杜书记在某家赴宴,平安。杜牧一看,惭愧不已,因而泣拜致谢,终身对牛增儒心存感激。

后来,杜牧还专门为他的扬州生活,赋诗一首,名为《遗怀》:“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肠断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占得青楼薄倖名!”

虽说杜牧对牛增儒感激不尽,但是对他的劝告可是没怎么听进去。看第二个故事。杜牧有段时间在洛阳做纪检工作。正好碰上李司徒罢官闲居在家,经常举办家宴招待各路名士。当时李家声妓豪华,首屈一指,洛阳很多名士都受到邀请,纷纷赶来。可惜杜牧当时是做纪检工作的,老李不想请他,害怕他来了,其他的公职人员感觉到尴尬。但是杜牧觉得不能错过了这等好事,于是通过其他客人捎话给老李,说杜某人愿意参加你的宴会。老李不得已,只好写了请柬邀请。到了宴会上,杜牧开始还一本正经地光是吃菜喝酒,一幅旁若无人的样子,当百余名歌妓翩翩起舞,众多来宾心醉神迷的时候,杜牧还是独自一人闷头喝酒,偶尔抬头看看美女歌妓,也只是点点头或摇摇头,并不说话。忽然,杜牧开始用眼睛瞪着前面,一连喝完了三大杯酒,壮胆子问老李:“我听说有个叫紫云的,不知道是哪一位?”老李马上指给他看,杜牧又是一阵凝视,赞叹道:“嗯,果然名不虚传!把她送给我好了。”老李一听,顿时把担心忧虑抛到了九霄云外,当即大笑起来,引得歌妓们也开始跟着主人的笑声笑了起来。气氛一活跃,杜牧又喝了三大杯酒,然后站起来大声吟诵:“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偶发狂言惊四座,三重粉面一时回!” 杜牧这种闲宕散逸的神态,令在场的客人开心不已。这首诗歌,就是杜牧有名的《兵部尚书席上作》(案:此诗录自《樊川别集》,与《唐才子传·卷六》所载,略有异出)。

五代王定保《唐摭言·卷十三》中,还记载了一段杜牧与张祜的故事。文曰:

“张祜客淮南,幕中赴宴,时杜紫微为支使,南座有属意之处,索骰子赌酒,牧微吟曰:‘骰子逡巡裹手拈,无因得见玉纤纤。’祜应声曰:‘但知报道金钗落,仿佛还应露指尖。’”

杜紫微就是杜牧。那次张祜在淮南,到官府赴宴,杜牧当时也在座。而“南座有属意之处”,是说这两位大诗人都看上了“南座”的这个歌妓,没办法,就只好行酒令掷骰子来决定归属。这种事情杜牧是不会落后的,于是马上吟到“骰子逡巡裹手拈,无因得见玉纤纤。”而张祜反应也很快,跟着就吟“但须报道金钗落,仿佛还因露指尖。”至于后来的结果么,也不知道算是谁赢,不过两个人的俊朗才气,后人也算是领教了。

这首诗在《全唐诗 ·卷七百九十二》中,目录列在张祜名下,名为《妓席与杜牧之同咏》。(润珍)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