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竹叶舟,美好的梦幻  

2015-11-27 16:4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季卿家住画南。他去考进士,立志考不中不回家,已离家十年了。因为一直没考中,就滞留在京城,靠卖字维持衣食。他经常去青龙寺拜访和尚,有一次,恰逢和尚外出,他就在暖阁中休息,等着和尚回来。有个终南山的老翁,也等候和尚回来,正在炉旁坐着,他就让陈季卿也坐到炉旁来。

坐了很久了,那个老翁对陈季卿说:“太阳已经偏西了,你大概饿了吧?”陈季卿说:“真的有些饿了,可是和尚又不在,怎么办呢?”老翁就从肘后解下一个小口袋,取出一寸见方的一块药,只煎了一杯,把它给了陈季卿,说:“用它大约可以充饥。”陈季卿喝完以后,觉得肚里饱饱的,心情也舒畅了,没有丝毫饥寒之苦。暖阁东边墙上有一幅《寰瀛图》,季卿就去寻找江南之路,不觉长叹说:“能够从渭水泛舟到黄河,到洛阳一游,到淮河游泳,再度过长江,回到家里,也不懊悔考不上了。”老翁笑着说:“这不难办到。”就命僧童到阶前去折一片竹叶,做成叶舟,把它放到图中渭水之上,说:“您只要把目光集中在这只小船上,就能使你刚才所说的话如愿。不过到了家里,千万不要久留。”

陈季卿注视那叶小舟很久,渐渐觉得渭水起了波浪,那片竹叶也渐渐变大,像席子般大的船帆已经张开,恍然之间好像上了船。船从渭水开始到了黄河,把船系在禅窟寺庙下,在南边柱子上题诗,写的是:“霜钟鸣时夕风急,乱鸦又望寒林集。此时辍棹悲且吟,独向莲花一峰立。”第二天,到了潼关,上了岸,在关门东一普通院门题句,写的是:“度关悲失志,万绪乱心机。下阪马无力,扫门尘满衣。计谋多不就,心口自相违。已作羞归计,还胜羞不归。”从陕西向东行,凡所经历之事,一如前愿。

十几天就到了家,他的妻子兄弟已在门前恭候他的归来。晚上他又写了《江亭晚望》诗,题写在书斋,那首诗是:“立向江亭满目愁,十年前事信悠悠。田园已逐浮云散,乡里半随逝水流。川上莫逢诸钓叟,浦边难得旧沙鸥。不缘齿发未迟暮,吟对远山堪白头。”当晚他对妻子说:“我试期临近,不能久留,应该登舟而去了。”

于是他又吟诗一章赠别妻子:“月斜寒露白,此夕去留心。酒至添愁饮,诗成和泪吟。离歌栖凤管,别鹤怨瑶琴。明夜相思处,秋风吹半衾。”将要登舟时,又留下一首诗赠别众兄弟:“谋身非不早,其奈命来迟。旧友皆霄汉,此身犹路歧。北风微雪后,晚景有云时。惆怅清江上,区区趁试期。”

一更以后,陈季卿又登上竹叶舟,在江上泛舟而去。他的兄弟妻子等人在江边恸哭,认为他已成鬼物了。他凭一叶小舟飘飘漾漾,循着旧路又回到渭水之滨。上岸以后,他租了一匹马,又来游青龙寺,清清楚楚地看到终南山那个老翁依然拥着粗衣坐着。陈季卿就向老头道谢说:“我回是回去了。莫非是梦吗?”老翁笑着说:“六十天后你就知道了。”这时天色将晚,和尚还未回来,老翁就离去了,陈季卿也回到了客舍。

两个月后,陈季卿的妻子带着金银和布帛从江南来,说是季卿已经厌世了,特意来寻访他。他的妻子说:“某月某日回家,那天晚上在西斋作诗,同时还有两首留别诗。”陈季卿这才知道他回家不是梦。

第二年春天,陈季卿落榜向东回家去,路过禅窟和潼关东门寺庙,看到自己所题写的两首诗笔墨尚新。

后来陈季卿功成名就,便不再食人间烟火,入终南山而去。

后世有根据此事改编的元杂剧《陈季卿悟道竹叶舟》,也用“竹叶舟”来比喻短暂的、梦幻般的境遇,或用来表达对亲友的思念之情。

(出自《慕异记》)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