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rong78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做主!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飘忽,性灵不居,腾声飞实,制作而已。” 刘勰《文心雕龙》

网易考拉推荐

新年忆事  

2009-12-30 21:5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零一零年的新年钟声即将敲响。七大洲四大洋环球同庆,人类又进入一个新的纪元。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今天,是过去的终点,又是未来的起点。记住过去,展望未来,总让我想起往事。最近,听中央民族大学蒙曼老师说“长恨歌”,讲到“开元盛世”的中期,在唐玄宗李隆基面前同时出现两个迥然不同的宰相。一个是荣载历史的张九龄,一个是臭名昭著的李林甫。为什么张九龄受人崇敬?蘅塘退士编撰,陈婉俊补注的《唐诗三百首》,喜欢文学的人,都是耳闻目睹过的。《唐诗三百首》是一部流传颇为广泛的唐诗选集。选诗范围相当广阔,所选的诗大多具有代表性,而且比较浅显,读者易于接受,其中有些作品非常精辟。不失一部优秀作品。蘅塘退士自己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就是这样一部好书,蘅塘退士把冠唐诗三百首之首的第一篇,推举张九龄的《感遇》: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棲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这时张九龄受到唐玄宗的厚爱,恩师张说的推崇,在人生仕途上,春风得意,感遇深沉。

                    感遇就是感恩。感恩是不尽的思绪,是洁白 的丰碑。张九龄的《感遇》放在《唐诗三百首》的首篇,举足轻重,意义深远,影响渊博。而我,新年伊始,当忆不忘的是我的一位老师。他曾经在我的博客里出现过。只是我在重读《唐诗三百首》一书中,夹放在书中的一页公文笺上,两首当年邹日昇老师赠给我的诗。喜出望外,我迫不急待把它放进博客:

                                 临别青阳感怀呈炳荣同志

                                         相逢萍水识君颜,

                                         久住于兹无隙嫌。

                                         深挚情谊早记取,

                                         频添佳酿已茫然。

                                         秋来爽朗思月夜,

                                         春到洪潮盼鱼篇。

                                         此去南归桑梓地,

                                         路遥万里共婵娟。

 

                                                 感怀

                                          二十余年履痕深,

                                          南去北来太艰辛。

                                          风前蜡炬摧残夜,

                                          一叶飘零返根心。

                                                    84.5.24.

                        逝者如斯。一晃二十五年过去。邹日昇老师叶落归根。他在一九八四年之后,调回福建连城县,在县志办做他的老本行,担起办公室主任。现在肯定退休了。他一九五七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是班上 的高材生。学校“反右”斗争刚刚结束,暑假他回到家乡。等待毕业分配的邹日昇,接到学校的一份特殊通知:分配给班级上的“右派分子”六个,运动中只划出五名,尚缺一个。鉴于邹日昇“反右”不积极,平时思想右倾,特补进一名。邹日昇于是成了待分配的“右派分子”。一九五八年被贬安徽,在安庆的一个深山老林里“支教”。六十年代初,我在初中读书,一个学历史的老师,教起我们的俄语课程。由于邹老师一手好书法,文学功底雄厚。县教育局借调过去。“文革”年间,邹老师发现了中学生中不少“小荷初露”。尤其是我,青睐非般。我正好主编一份小报。撰稿的人很多,我忙不过来,就请邹老师帮忙校稿。有的时候还请他写社论、时评等等。在那如火如荼的岁月里,我们师生结下了“无隙嫌”的深厚友谊。“斗批改”当中,他下放到郊区公社,正好和我经常来往。在那当中,他厚望与我,充满了辉煌的前程。粉碎“四人帮”到拨乱反正,他才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档案材料的“右派分子”。草菅人命的现实,给了他多么大的灾难啊。

                           我尊敬邹日昇老师,还是在“文革”后期,他教我古典文学。《楚辞》是他手把手的指点我,并让我做下了许多详细的笔记。《史记》、《新唐书》等等二十四史书籍,也是他让我孜孜不倦地去读。我从一个理工科的学生走到社会,转型为文学、历史、哲学以及广泛的兴趣上来,是与邹老师的教导分不开。恩师情深,没齿不忘。每到十冬腊月,每遇大雪封门,我就想起当年在邹老师的陋室里,围着火炉读书,谈今论古,忘乎所以……

                            如今邹老师“此去南归桑梓地,路遥万里共婵娟。”但我还想那个幸福的时刻到来,谋面举杯,畅叙心怀。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  《新年忆事》是我五年前写在网易上的一篇博客。前不久,在福建龙岩工作的邹日昇老师的第三个儿子,道光先生读了它,并且下载送给87岁的父亲看了。邹日昇老师非常激动,高兴得要让儿子和我取得联系。中午,道光打来了电话,和我畅谈一席。三十年前,邹老师调回福建,我一直就没有和他见过面。邹老师成了我心中挂念的人。互联网又让我们熟知,真是缘分啊。我把这篇博客转过来,再扩大一点阅读面吧。

        


                 新年忆事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邹日昇老师真迹)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邹日昇老师真迹)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邹日昇老师真迹)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邹日昇老师真迹)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邹日昇老师真迹)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系我学抄页)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系我学抄页)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系我学抄页)

 

新年忆事 - bingrong78 - bingrong78的博客邹日升老师近影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